快捷搜索:

剑奴也是奇怪,看向后面的二女还有萧如列

  但是对于这样的问题,诸葛青山还得耐心地回答,说:“是的,那达氏一脉历来如此,女者为王,这位青莲姑娘莫非不是来自南离界?”
 
    青莲摇头:“没有啦,我只是以前一直住在山里面,很少听说外面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青莲虽然说话没什么遮拦,但也不是那种没分寸的人,一听诸葛青山的话,马上用自己长居深山做为借口搪塞了过去。
 
    一行人继续前进。
 
    中殿果然很长,走得剑奴上气不接下气起来:“你们不累吗,为什么我感觉这剑都变沉了呢,这还要攀石阶多久啊。”
 
    秦阳不解:“没有啊,你看青璃姐妹,还有如列都没说累呢,你身体不比他们好多了?”
 
    剑奴也是奇怪,看向后面的二女还有萧如列,发现他们连大气都没喘一下,为什么他就那么累呢。
 
    这时诸葛青山解释起来:“几位有所不知,这段阶梯般的路,叫做诚心路。我们去见女王自然要有诚心实意,所以前面的兄弟说累,是因为诚心路只可载人,不可载物。换成以前,没人任何人可以带了武器前往,因为每前进一步,就重上一分。”
 
    剑奴听完,下意识地回头,看到后面已经走出老远,直晃脑袋:“要不要这么坑爹,我这走出多少步了这是,怪不得越来越重了,这谁设计的坑爹玩意儿。”
 
    “你说坑什么?”诸葛青山,自是不懂平时秦阳说得那些话。因为剑奴跟了秦阳这么久,对这样的话信手拈来,说得非常自然。
 
    剑奴大笑:“其实就是坑我嘛,也就是表示十分坑人的意思。”
 
    “坑你?爹是你的意思?这哪的方言?”老实的诸葛青山脱口而出。
 
    后面青莲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笑死我啦。主人,这是你家的方言吧,真有意思,嘿嘿,好玩好玩。”
 
    回过味的谋葛青山,又是一脸尴尬之色:“这……哈哈,当真有趣。”
 
    后面他只能这样如同自嘲地语气说。
 
    开了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,剑奴的精力得到分散,才没感觉剑有刚才那么重,随着队伍前前。
 
    等到了中殿,剑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大口喘着粗气,诸葛青山则是非常恭敬地朝里面施了一礼,说:“殿前左都尉诸葛青山,回来复命 ,请通报女王,秦阳院长已经请到。”
 
    “辛苦青山都尉了,女王稍候便到,请带几位暂到偏殿休息,等候女王召见。”
 
    因为中殿修得高大,一行人站在下方,所以看不清上面的人,但是听得出,是一个清脆的女声,而且声音非常甜美。
 
    剑奴一路上来累得够呛,这会儿听说还要等候召见,露出不高兴的表情:“怪不得青莲姐姐说,这王室的谱很大,还真是,直接让我们进去不就完了,不就一个女王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 
    哪知剑奴话音才落,凌空一道剑气击下:“何人在此造次,看剑!”
------------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