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而诸葛青山,对于才入王室,还没到正殿,这里

虽然是已经衰败的王室,但是给秦阳的印象,用特别的糙的形容,就是倒驴不倒架,哪怕已经式微,但是还是可以透过这砖一瓦中,看出王者所特有的威仪,散发王室所特有的气息。
 
    其他几个随行之人,以前只听说有气派的王室,那里面简直不是常人所能想的,今天一见果然非常凡响。
 
    无处不奢华!
 
    五字足以形容几人初到之后的震惊。
 
    剑奴惊叹地说:“这就是王室呆的地方,真是太会享受了,这里简直就像仙境一般漂亮。”
 
    而诸葛青山,对于才入王室,还没到正殿,这里的风物,显然习以为常,非常平淡地说:“这里只是前殿,出于对王室成员的尊重,前面之地,还请各位步行,有劳了。”
 
    听完这话,青莲表示不屑:“摆什么谱嘛,我听说现在王室只是一种像征。”
 
    青莲在没有尽化魔气以前,本非人类,所以她说话之间自是口无遮拦。
 
    诸葛青山脸上露出不悦,但是碍于秦阳就在青莲身边,他也不好说别的,只是如同自语地说:“虽然青莲姑娘说的是事实,但是王族终归是王族,所以大家还是步行吧。”
 
    青莲听把嘴一呶:“步行就步行,反正就当看风景也好。主人你累吗,要不我背您前行,看这前殿都距离不短,只怕这爱摆谱的王室,这中间修得会更长。”
 
    秦阳摆了摆手:“那到不必。”
 
    青莲说:“好,如果主人累了,青莲随时为主人服务。”
 
    一行人开始步行前进。
 
    在往前行,现出一片花海,各色的花开得正好。
 
    都说万绿丛中一点,但是这些金碧辉煌的宫殿,却坐落在一片花海当中,隐约中露出一个个金黄之色的琉璃瓦顶,散落于花海之中,却如同真的是那海洋当中金色的岛屿。
 
    如此穷工极丽的建筑,还真是生平仅见。
 
    萧如列看到这般场景,轻哼一声:“为王者,不思万民之苦,而只图如此这般骄奢淫逸,无怪那达一脉式微,可叹可怜啊。”
 
    看得出来,萧如列能说这话,他跟青莲两人现在是同一阵线的,只是秦阳奇怪,以萧如列平时行事的风格,他为何突然如此激动,说出这样的话,难道他体内封印的力量在作祟,就如上次遇到萧天炎那般光景?
 
    秦阳一行,一共主仆也没来几人,现在有两人已经对王室有微词,让诸葛青山脸上有些尴尬,干脆直接了当地说:“几位有些私下的话,我全当没有听见,但一待会见了女王,望几位不要如此没有遮拦。”
 
    青莲听完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:“什么?你刚才说女王?难道那个什么那达氏的王是女的么?”
 
    青莲的一句话,让所有人彻底无语起来,这南离界的人谁不知道那达氏一脉,历来都是女王,几时有过男子为王的时刻,秦阳也是心想:“就算你以前是魔女,但是这一路行来,你都在听些什么啊。”
 
    但是对于这样的问题,诸葛青山还得耐心地回答,说:“是的,那达氏一脉历来如此,女者为王,这位青莲姑娘莫非不是来自南离界?”
 
    青莲摇头:“没有啦,我只是以前一直住在山里面,很少听说外面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青莲虽然说话没什么遮拦,但也不是那种没分寸的人,一听诸葛青山的话,马上用自己长居深山做为借口搪塞了过去。
 
    一行人继续前进。
 
    中殿果然很长,走得剑奴上气不接下气起来:“你们不累吗,为什么我感觉这剑都变沉了呢,这还要攀石阶多久啊。”
 
    秦阳不解:“没有啊,你看青璃姐妹,还有如列都没说累呢,你身体不比他们好多了?”
 
    剑奴也是奇怪,看向后面的二女还有萧如列,发现他们连大气都没喘一下,为什么他就那么累呢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